让我们荡起双桨向前行

导语 《让我们荡起双浆》,一首上世纪60、70年代红遍大江南北的歌。时至今日,游客一伫立于江河湖海边,忍不住滋生这种美好的心愿——让我们荡起双浆,看小船儿推开波浪。特别是在夏日,泛舟江湖,总觉心都会凉上几分,是坐游船也好,是划小舟也罢。

  让我们荡起双浆

  《让我们荡起双浆》,一首上世纪60、70年代红遍大江南北的歌。时至今日,游客一伫立于江河湖海边,忍不住滋生这种美好的心愿——让我们荡起双浆,看小船儿推开波浪。特别是在夏日,泛舟江湖,总觉心都会凉上几分,是坐游船也好,是划小舟也罢。

  觅一场游船画舫上的夜宴

  夏天出行,担心阳光晒伤皮肤、承受不了炎夏酷爱的人,旅游时不妨考虑来场夜宴。湖光水色,月色撩人,诗意的夜宴在柳叶湖上呈现。

  白天是一汪湖水,晚上是一副水幕。在柳叶湖畔共和大酒店11层的临湖房间推窗极目远眺,笔者眼前的仿似只有伸手可及的黑幕布。当彩灯装饰的画舫悄然地冲入,眼前多了一丝华丽。悄然转身,直奔柳叶湖大码头,只为追寻这场夜宴。

  刚立秋,风已少了份严夏的酷,吹动着垂柳送来凉凉的风。入夜的柳叶湖只有画舫供游人赏夜,晚七时三十分左右,能容四十余人的游船,已陆陆续续坐上游人。一徐姓本土人操着“德语”讲,来了几个长沙朋友,晚上到游船上扯下谈,30元一个人,还包括茶水钱,不贵,气氛又好。

  打量着这艘画舫,木雕窗,木条凳,彩绘着兰草、小鸟等图案,古香古色的。围绕船舱顶,拉一圈彩灯,倒影在湖水中摇摆,那一刻觉得似乎是在秦淮河畔寻芳,这个古怪的联想自己都觉得好笑。

  柳叶湖上的景观还不算多,在夜色里更难细辨。在两个小时左右的游程,笔者印象深刻的几处如下:

  司马楼。游船经由这幢飞檐走壁的建筑群时,船上有游人惊叹:常德也建了一个杜甫江阁啊?船上的常德人都知道,那幢建筑名叫司马楼。司马楼为纪念何人所建?同行的常德旅游达人、柳叶湖旅游度假区旅游局负责人吴萌介绍说,是为刘禹锡而建。

  刘禹锡有“诗豪”之称,他写作的《陋室铭》——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。水不在深,有龙则灵——等诗作为我们所熟悉。史载,他参加政治改革失败后,被贬朗州(湖南常德)司马,迁连州刺史。为了缅怀刘禹锡在常德的那段人文历史,后人修建司马楼,以示纪念。

  坐在游船上远观司马楼,有气派宏伟之感,三层楼的仿唐主体建筑在灯光的装点下,成为远近区域的一个亮点。在夜光下,船上的游人清晰可见主建筑前方有一尊刘禹锡铜像,铜像一侧有两只白鹤,一只低头沉思,一只展翅欲飞。夏季涨起的湖水刚好没过铜像的底部,粼粼波光上,仿似人鹤水中飘。

  狐仙岛。传说中,常德是刘海哥的老婆狐仙胡大姐所在地。而她居住的地方正是柳叶湖上一个三面面水的小岛。夜色下的狐仙岛比白天多一份神秘。游船在小岛前经过,日里绿林掩映的狐仙岛在晚上成了一个独立于水中的黑影。船家说,有胆大之人,会在夜里租船划到狐仙岛,在岛上露营。详情如何,船家说他始终不敢尝试。

  相比桂林山水、苏杭印月,柳叶湖的夜宴尚处开发阶段。但对于游人来说,泛舟湖中,揽一湖月光,领略常德新城区的迷人景色,也是盛宴。

  竹筏寻宝获一份惊喜

  几根竹子捆成一排,放舟水上。这样的体验对于城市里的人来说,是鲜在的体验。在渔樵村,竹筏寻宝的游戏,让游人通过竹筏这种交通工具,在一个个提示问题的指引下,前往影子岛寻找答案。这个感觉有点像智力大冲关的游戏,最难的地方是提示问题的破解,可能是脑筋急转弯的题目,可能会问你进村遇到的第一名导游叫什么名字,十个关口冲过去后,将有一个大奖等着你。荡起双浆,竹筏寻宝,不仅得亲水之趣,更得一份意外惊喜,所以十元每位的参与门坎根本就挡不住游人的积极性,带来的麻烦是,村子的管理者得费尽心机提高闯关的难度。

  划浆抢水借几分冠军精神

  清晨的柳叶湖很有几分精气神。静静的湖面上,你可以狭长的滑艇像箭一样在水面穿梭。作为湖南省水上训练基地,皮艇、划艇和赛艇高手就在你眼皮子底下展现着他们的速度和技能。不少水上运动项目的世界冠军在这里诞生。遗憾的是,这些比赛项目不对游客开放。而我们能体会到这种水上竞技竞赛感觉的项目是划龙舟。

  没有几个湖南人不熟悉划龙舟,然则,看龙舟比赛是一回事,自己划是另一种感觉。宰牲祭祀后,游人们穿上救生服坐在了龙舟上,在队长击鼓声的带领下划了起来。有趣的场面是,费了牛力在抡楫,水溅了一身,船就是前进不了几米。老把式黄师傅现场传授经验:身体要坐正,浆入水要与水面呈90度角,拉水距离要尽量长,拉水时间尽可能短而快。

  不知道这些经验咱们以后是否会用到,但看着游人们身上那股不服输的劲头,还是蛮受感动的。

分享本文到:

热点推荐

最新阅读

反馈
X